“凭什么开除我?” 敦马坚称还是土团党主席